文:川上典李子

重要的是,重量、質感、原始的要素

寺尾 GreenFan Japan與和田先生2年間的議論中產生了凝聚。

和田 與您見面後約半年開始吧,耳邊常出現寺尾先生說的「重量」。對素材及觸感寺尾先生從以前就抱著強烈的想法,但這次卻也出現「以塑膠作為素材,卻不能做得有塑膠感」等議論。

寺尾 和田先生也出現「原始」這樣的字眼,我原本就對追溯遠古人類的歷史有興趣,所以非常吃驚。以堅持原始和質感來說的話,以前有黑電話。以氯乙烯作為內部構造的素材,實際上可能很重,觸感也會和塑膠不同,絕不能草率。

和田 是這樣沒錯。

寺尾 我本身在投入BALMUDA時,將鋁合金厚度削減到0.5mm,研磨的同時堅持開發徹底有質感的產品。但這個階段開始量產品GreenFan也在同時進行開發,因此GreenFan在商業上成功了。有這樣的經過,再次聽到「原始的質感」,覺得哪邊有問題也是事實。

和田 見面的時候,那件事我說了不下十次(笑)。

以「風」為軸心,釀出氛圍

寺尾 結果,從以往的GreenFan來做質感改變,刪掉具指標性的綠輪。雖然看來和以往的設計相同,但實際上小地方產生很大的改變。

和田 持續改變,是不變的嘗試。

寺尾 和田先生想傳達的不是表象,是思維的重要性。因為只追求表象,就會一昧地追求創新。再來GreenFan的特色是風。那麼與風相關的思維會是什麼呢? 從怎樣的氛圍而生才會比較好呢等…,團隊進行著討論。質感和氛圍才是產品設計的目標,如果達成目標顧客才會購買。

和田 我同時進行GreenFan Japan的相關開發,去年(2013年)開發出暖氣機和加濕機,在10月份發表。如果沒有伴隨著速度的展開和超群的開發能力是很難完成的。在這個行動中同仁也成長了。在BALMUDA可以看到工程師和設計者埋首在同個桌上開發加濕器「Rain」。為了開發壺形加濕機,我也參加了上野東京國立博物館的研究。話說回來,寺尾先生也去了中國的美術館。

寺尾 因為喜歡水墨畫所以前去美術館,中國的美術作品真厲害。感受到宏大的歷史中持續累積的「質量」。

和田 說到這裡,我也去了上海國立博物館。

感受到無法解釋的魅力,充分發揮感受

寺尾 大家一起去東京國立博物館時,為了思考氛圍要如何產生,一直觀看著壺形作品,但隔著玻璃觀看還是很難明瞭。好的東西與顏色和形狀、質感、環境等要素息息相關,有時好在哪裡,可能連作者都沒辦法了解得很透徹。我開始認為保持神秘也好。

和田 因為努力想弄清楚所以更加深了知識和興趣,即便如此還是有無法了解的部分。邏輯是沒有解釋的必要的,重要的是可以為此一直感受到愉悅的人,而這種品味把感受性視為重點,在Rain的開發中我們重覆這樣的討論。而產品漸漸增加的BALMUDA這樣一個「家」,正因為有不同成員。

寺尾 和田先生所屬的Audi公司中,產品結構的思維也是一種連結。

富裕家庭的商品結構

和田 包含常規產品的同時,整體會醞釀出什麼氛圍呢,在branding家族各自思考該擔任什麼角色。接觸之後發現是個氣氛非常好的家族。再者BALMUDA是製造公司,往後對新工作的作法也有可能超越「公司」的框架。我認為寺尾先生的目標是,肩負下個時代個案研究的精髓。

寺尾 就不用我多說了,20世紀的價值觀已不適用這個時代。物質擁有就是幸福的價值觀已經迎向終點,這是一個盡可能不追求物質擁有的瀟灑時代。從人類誕生的瞬間目標就是發展和擴大,現今需要的是完全相反的價值觀。存在這時代的人類,不僅僅是追求擴大和發展,「愉悅」也是很重要的。我認為如果可以實現這件事是很棒的。

和田 真的是與精神息息相關呢。對生活上帶來益處的同時,這裡有自信的團隊,立足於思維改變的幸福方式,認真尋找讓地球永續長存的契機,團隊有優越的感受力及理解力為基礎的品味,BALMUDA是可以用從容且中立的態度持續好好思考人類和生活的企業。意志和哲學也要在需要改變的時候做改變,朝向可以世人說明的企業邁進。

不以表象思維製作風扇

和田 有才能的人很多,能夠影響社會的人卻很少。寺尾先生自然已經擔負這樣的使命,因此讓我想到Panasonic的創辦人松下幸之助和SONY創辦人盛田昭夫。而且寺尾先生不就是要以適合的型態為這時代實現些什麼嗎。

寺尾 「不以表象思考」是從和田先生身上學到的,包括我、連設計團隊也成長了。我是一個喜歡和田先生的車款設計的人,從以前就被和田先生的判斷和作品吸引著,與和田先生對話後,發覺活躍在世界前線設計者的判斷實在讓人吃驚。同樣豐富的經驗和知識為基準,為什麼呈現出來的質感不同呢。

和田 想再增加BALMUDA的忠實顧客。直立風扇也好、環形風扇也好。也有許多人的人生因GreenFan Japan產生改變。不僅如此,我想也有很多人一起感受到寺尾先生到目前為止的步調和BALMUDA的步伐。我認為最厲害的產品比什麼都好,這是我們的御守。

寺尾 什麼意思呢?

和田 如此才能感覺活著,讓我安心。而且不能忘記從容及美的感受,這是拓展生活可能性需要具備的能力。所謂設計就是提高生活和社會品質,因為光以產品無法全部表達,所以有關的人被要求透過自己的人生傳遞訊息。希望寺尾先生務必嘗試看看。

Vol.3 「GreenFan Japan想傳達」 »

写真 和田 智 和田 智 Satoshi Wada

1961年生於東京。武藏野美術大學畢業。1984年進入日產自動車。1998年轉到Audi AG / Audi設計。設計了稱為Audi象徵的獨立車架。擔任A6,Q7,A5等主要車款設計。對Audi躍進世界有極大貢獻。2009年從Audi獨立出「SWdesign 」。獨立後,應用德國經驗在車款設計上,提出「新時代的極簡與生活」。2012年發表ISSEY MIYAKE WATCH 「W」。

写真 寺尾 玄 寺尾 玄 Gen Terao

1973年出生。17歲時高中退學。開始沿著地中海,西班牙、義大利、摩洛哥等國家進行流浪之旅。回國後開始從事音樂活動。歷經了和大型唱片公司簽約,毀約後,專注於樂團活動。2001年,樂團解散,開始以創作的道路為志向。因自學及投入工廠,學到設計、製造。2003年創立BALMUDA設計有限公司(2011年4月更名為BALMUDA股份有限公司)。同為公司的董事長。

會員限定優惠  詳細內容